“古榕树下话勤廉”先进事迹宣讲报告会举行

连锁中华网

2018-11-06

她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韩国在萨德部署方面有自己的一套逻辑,即认为它是防御性措施。

国际在线专稿:日前,特斯拉汽车公司总裁伊隆·马斯克(ElonMusk)关于“超级高铁”的梦想离现实又近了一步: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3月21日报道,“超级铁路交通技术公司”(HTT,HyperloopTransportationTechnologies)表示,他们已经开始建造“超级高铁”的乘客舱,并预计将于明年年初完工。HTT公司已经开始建造“超级高铁”的乘客舱。

”(编译/曹卫国)新华社上海3月21日电(记者朱翃)近日,上海警方根据线索,捣毁一个以小额贷款为名的非法牟利犯罪团伙,抓获以宋某、王某为首的18名犯罪嫌疑人,初步查实的涉案金额达1000余万元。2015年7月,时先生因急于归还债务,经朋友介绍向涌昇金融公司借贷10万元,并约好与该公司的人见面。一位自称涌昇公司“风控人员”的男子在了解时先生的基本情况后,拿出一张借条让时先生填写。

”“我完全同意您说的,尽快结束我们的自贸区谈判。这将向世界发出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。”内塔尼亚胡说,“我们的自贸协议也会为两国带来实实在在的裨益。以色列并不是中国的竞争对手,而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。

据人民日报微信客户端报道,若异物进入气道,最好立即实施海姆立克急救法。

调查问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  作为地球最近的邻居,月球一直是人类载人航天活动的重要目标之一。 不过,与过去由国家级航天机构提出探月计划相比,近年来许多私营公司也纷纷涌入探月大潮,而且其计划更为大胆超前。

  据报道,一家名为ispace的日本公司最近宣称,他们打算在2040年前在月球上建造一座城市,并使其客流量达到每年万人左右。   对于这项计划,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二院研究员杨宇光作出了评价:“异想天开。 ”他说,“别说2040年,2100年也不可能实现。 ”  过不了技术关,梦想只是空想  载人登月不可能一蹴而就,ispace也确实制定了两项前期任务。   例如,其计划在2020年代中期发射一颗探月卫星,以进入月球轨道为任务目标。

他们期待这颗卫星能拍摄一些月面照片,并验证未来任务的导航系统。   该公司还设计了一台月面巡视器,由两台漫游车组成。

这两台“车”一大一小,通过线缆连接,以满足供电和通信需求。

他们希望巡视器能在月面软着陆并生存一天以上,如果能完成更多探索,将被视为额外的收获。 上述两项任务都需依靠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(SpaceX)的猎鹰九号火箭实施发射。

  然而无论是绕月探测还是落月巡视,全世界已有不少国家和组织实施过。 就ispace目前公布的内容来看,其计划在复杂性、持续时间等方面,与此前已经实施过的一些探月任务相比实在是“小儿科”。

对于载人登月,如果仅凭这样的任务去打前站,无疑远远不够。   ispace首席执行官袴田健还透露,该公司正在研发从月球极地开采冰层并转变成火箭燃料的技术。

“在2030年前后,我们期待能够研发推进器燃料并且将它提供给太空中的火箭。 ”他向媒体表示,希望到时候已有数百人在月球或月球轨道中工作,建造一个工业基地。   杨宇光表示,比照美国最新提出的航天规划就能看出,袴田健的愿望只是不切实际的空想。   9月24日,美国航空航天局(NASA)发布《国家太空探索活动报告》,其中在月球计划中提出,从2019年“开始登月架构及任务分析,以支持美国航天员不晚于2029年登陆月球”。 在相关计划中,NASA将在月球轨道建立“深空门户”空间站作为母舰,由宇航巨头洛克希德·马丁公司打造一款巨型月球着陆器,在母舰与月球之间往返,每次搭载4名航天员在月面逗留2周。   杨宇光认为,美国此项计划面临的技术挑战极大,但其凭借雄厚的技术基础开展技术攻关,还有望在2030年左右实现目标。

不过,如果说“洛马”公司把4个人送上月球都大费周折,一家没有多少技术积累和工程经验的私营公司凭什么能送去几百人?  月球建城,考虑过成本么?  除了技术门槛,开展载人登月活动还必须考虑另一个重要条件——钱。   毕竟,唯一实现载人登月的阿波罗计划,是美苏争霸背景下的产物。 “当时有一种说法:每发射一艘用于登月的土星五号重型火箭,相当于烧掉一艘航空母舰。

”杨宇光说。

为了政治目的不惜代价将人送上月球的时代早已终结,如今的探月活动,注重的是将科学探索和经济利益相结合,以探测月球资源为主,为未来月球资源的开发利用打基础。   自1972年阿波罗17号任务至今,全世界再也没有开展载人登月活动。

不是不想,实在是难过金钱关。 1989年,美国总统老布什表示要重返月球、建立永久性月球基地,并以此为出发点向火星进发;2004年,小布什宣布“太空探索新构想”,再次提出重返月球并以此为跳板,为载人登陆火星以及其他深空探测活动做准备。 但这些计划均未能完成。 “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耗资太大。

”航天专家庞之浩告诉科技日报记者。

  对于钱的问题,袴田健显得很乐观。

他声称ispace已经筹集到9500万美元,足以完成探月卫星和月面巡视器项目。 除了市场资金,日本政府于3月宣布,将在5年内向太空初创企业提供亿美元的资金扶持。

这想必也给袴田健带来了底气。   但杨宇光认为这并不足以实现袴田健的梦想。

“别说在月球两极建基地开采,地球南极每年又有多少人能去科考?”他说,“相比之下,月球开发的运输、维护成本高出何止万倍。 ”  杨宇光说,近半个世纪以来,人类前往太空的运输方式并没有革命性的技术突破,仍然是借助运载火箭。 目前以氢氧为燃料的火箭,性能已达到极致。

即使像SpaceX研制的可重复使用火箭,乃至其提出的“大猎鹰”构想,实际成本也不像其设想的那样美好,达不到大规模频繁进出空间所需的低成本需求。

  “如果说人类研发出强度比目前纳米管高千万倍的材料,以此造出‘太空电梯’,进入太空的成本有望缩减至目前的万分之一。

这时候才有可能在月球建设‘城市’。

”杨宇光说。 然而这一切还遥遥无期。   万人登月?筹集资金的噱头而已  退一万步说,即便ispace能攻克技术、解决成本,他们还要面对一个现实问题:数百人在月球工作,每年万人流量,你是要干嘛?  这不是开发月球的“正确打开方式”。   从月球在航天计划中的定位来看,它绝非人类的“太空家园”,而更适合作为人类前往火星以及更遥远深空的中转站。 庞之浩说,人类下一步登月活动势必以驻月为目标,包括建造能源基地、科研基地等,让航天员在月球上长期工作和生活。 如果能提取、利用月球资源飞向火星,这样才有意义。   此前的探测显示,月球上存在水冰,科学界普遍认为其分布在月球两极的永久阴影区。

杨宇光说,如果能采集这些水资源,原位利用将其制备成火箭发动机所需的氢氧燃料,可以支持未来火星飞船从月球表面起飞,相比从地球出发,载人探测火星的成本将大大降低。

为此,许多航天专家强烈建议建设永久性月球基地,派航天员长期驻守。

  但这样的基地,实在是不用住几百人。 一是花费太大,二是无此需求。

杨宇光说,月球水资源具体如何分布、哪些适合开采、如何开采,目前还没有定论。

因此早期的月球基地开展一些科考活动,像国际空间站那样住4到6人已经足够。 如果发现大量可用水资源,需要扩大基地规模进行开采和燃料制备,那也不需要几百人。

  “2050年代人类能开始开采月球资源,那就很不错了。 ”杨宇光说,ispace没搞明白开采月球的概念,就想当然地提出这样的“天方夜谭”,不过是用于筹集资金的噱头而已。 (记者付毅飞)阅读剩余全文()。